被“反噬”的迪丽热巴:所有命运的馈赠,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10:38 来源: 娱乐快报网

  各大颁奖礼上,一次次艳压群芳的迪丽热巴,凭借出挑的身材和精致的五官,成为90后花旦中当之无愧的“红毯女王”。

  然而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在疯狂快门中尽享艳羡的迪丽热巴,没有想过她也会被自己这一身美丽的皮囊所累。

  诚如茨威格所言,所有命运的馈赠,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  和吴磊搭档出演《长歌行》,是迪丽热巴继饱受好评的“三生三世”系列剧之后,再一次主演大IP女主。

  但和前者不同的是,这部剧在开播之初就遭遇口碑“滑铁卢”,开播一周之后豆瓣开分6.4,评分基本上中和了各方面的影响,算是中规中矩、无功无过。

  其实,迪丽热巴接演《长歌行》,本身就是一个“被逼上梁山”的不智之举。

  2017年迪丽热巴凭借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白凤九一角声名大噪之后,迪丽热巴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。

  此前她跟黄景瑜搭档的现代都市剧《幸福触手可及》不仅没有出圈,还被捆绑炒cp,实在得不偿失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迪丽热巴仿佛只活在不同场合下的红毯中,靠着一个又一个明艳夺目的造型登上热搜,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事实上,站在真正意义上演员的角度来看,热巴的处境并没有多好。这一点,她自己也心知肚明。

  明艳的美貌是一把双刃剑,在快准狠拉近观众目光的同时,也让观众对角色和故事的关注度大大降低了。

  就像一件璀璨华丽的瓷器放在你眼前,你便很难第一时间想到它的历史价值或者文学价值,是同一个道理的。

  为美色所累,被美艳反噬,这听起来很凡尔赛,但正真实地发生在迪丽热巴身上。

  回到《长歌行》本身,这个多年连载的漫画IP,自带庞大的粉丝群体,它的影响力来自于天才漫画少女的创造者。

  夏达,从高中就开始创作漫画,一个长相甜美可人、画风精彩绝伦的天才漫画家。在90后每一个漫画爱好者的青春里,都曾和这个名字产生过奇妙的链接。

  二十岁的夏达就凭借《冬日童话》获得中国连环漫画短篇故事漫画优秀奖,在二十二岁之后的五年里,夏达在家里专职创作漫画,开启她天才漫画家高产又高质的一生。

  《子不语》、《游园惊梦》、《初夏》、《长歌行》……相继问世。

  2011年,夏达开始在漫画网站连载《长歌行》,她会画画,也会讲故事,几乎是天生的漫画家。

  她的画风大气磅礴、笔触温柔细腻,整体黑白素描风,沉静特别,赞誉纷至沓来。

  而在故事的另一边,2011年的迪丽热巴年方19。她出演革命剧《阿娜尔罕》正式出道。

  一个“根正苗红”的剧,一个按部就班的故事,但神奇的是,迪丽热巴受到关注并开启走红之路。

  因为每个看过这部剧的人,都记住了少女被上帝亲吻过的脸庞,和氤氲着喀纳斯湖水般澄澈的眼眸……明艳动人四个字还真是遇上方知有。

  只是,那时初尝出色样貌带给自己生命甜头的热巴,并不会知道,“命运中的每一份礼物,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”

  时间走到2016年,夏达连载的《长歌行》迎来完结,而迪丽热巴也在同年主演了令其声名大噪的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白凤九一角。

  青丘女帝,九尾赤狐,艳绝古今。

  看到眉间一朵朱红凤尾花的迪丽热巴,大家都觉得,白凤九若真存在于世,那么就该当如是了。

  彼时风头正劲的迪丽热巴和即将要影视化的《长歌行》冥冥之中产生了关联,各论坛和社交媒体关于迪丽热巴适合出演女主李长歌、以及不适合出演的两种言论都甚嚣尘上。

  前者最终得偿所愿,但事实印证了后者的眼光更独到。

  迪丽热巴出演李长歌,搭档“三石弟弟”吴磊,女二更是“甜宠鼻祖”赵露思。

  但是,“毁原著”的评价从一开播就不胫而走,靠颜值出圈的迪丽热巴更是遭遇人生滑铁卢,各种批评的声音随之而来。

  那么,为什么艳绝内娱圈的热巴在《长歌行》中水土不服了呢?首先就是和人物形象不搭。

  原著里的李长歌最为显著的特征,就是“倔强少女感”,而靠“美艳”大杀四方的热巴,在东方古典少女感的气氛上,就欠了点火候。

  若硬要说她有少女感,那也是“异域风情少女感”,和大唐公主的清丽还是有差别的。

  在选角上,男主吴磊也存在同样的问题。

  在主线故事中,唐德九年的内廷生变让原太子之女李长歌侥幸逃出,逃亡途中,她偶遇化名为秦准的草原部落特勤阿诗勒隼,两人结为知己。

  秦准是西域草原儿郎,高大威猛,是个标准的“西域猛男”。

  但“三石弟弟”吴磊是我们眼看着长大的,尽管造型妆容各方面都有加成,成长轨迹暴露在大众面前的代价就是,我们很难将不到二十岁还奶乎乎的他,和那个高大威猛的草原汉子联系起来。

  这不是演技可以弥补的沟壑。

  原著里“猛男配少女”的人物定位,因为选角原因变成了“美艳女郎和青涩男孩的爱情”,基于原著人物的CP感一下子就没了。

  如果剧方真的非要这么搞,有的是“年上姐姐年下奶狗”的本子,实在犯不着动用这个大IP。

  在我国所有的朝代里,唐朝仿佛是一个华丽包容的舞台,那个万国来朝的强大时代确实自带传奇色彩,可以承载任何精彩的故事。

  也是由此,以唐代为背景的影视作品实在是多到数不胜数,就《长歌行》讲述的玄武门之变这一件事,已经有不下几十部作品染指过了。

  大家不缺食儿,所以“旧曲新唱”如果唱不出什么新意来,看客们也就自然没了兴致。

  而《长歌行》正是中规中矩的大女主剧本,那些落俗的剧情和套路,基本上一个都没落下。

  它作为漫画可以出圈,并不代表作为影视剧也一样会出圈,它们是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,吸引爱好者的基本理念是不同的。

  漫画画风是一项读者喜欢与否的重要指标,哪怕是一个不那么出彩的故事,如果画得好,那肯定也有人乐意看,但影视化无法表达这个最为重要的特质;

  其次,在漫画圈,这样的故事走向和情节推进,已经是足够完美的,毕竟会画又会讲故事的漫画家并不多见,但是在以情节见长的影视圈,就免不了被货比三家,优劣立现了;

  更为严重的是,某些漫画里看起来美翻了的造型,如果不加改进、直接穿破次元壁安到演员身上,总会有那么一丢丢无法言喻的奇怪,比如下面这两绺头发……

  所以这个剧就很尴尬了,妥妥的“三不靠”:

  说它是正剧,那把《贞观长歌》、《贞观之治》、《大明宫词》等作品搬出来和它对比,都是欺负它;

  说它是细腻见长的言情,那和《武媚娘传奇》、《大唐荣耀》比起来,也不够百转千回;

  说它是坐拥千万粉丝的大IP剧作,它又比不了《魔道祖师》和《花千骨》。

  “落难公主”的人设,让迪丽热巴的美艳“杀手锏”没了用武之地,吴磊弟弟不管从演技还是人物贴合度上都棋差一招,而靠着甜宠剧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成功出圈的赵露思,她古灵精怪的戏路让女二乐嫣柔弱胆小的人设框得死死的。

  要说唯一值得肯定的,反倒成了歌手出身的刘宇宁饰演的男二皓都,身长八尺、冷面杀手、铁血柔情。

  如今已然年近三十的迪丽热巴,本该是女演员事业的上升期,而她却处境一直尴尬。

  要说她凉了,她的风吹草动都能掀起大众舆论、稳居热搜前排;可你要说她很火,但找上她的本子并不多且角色类型单一,看她近几年的作品就知道了。

  靠“美艳”出圈的迪丽热巴,也必须面对”美艳“的反噬。

  就像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一样,明艳动人的迪丽热巴和清丽倔强的李长歌,是不兼容的。这是迪丽热巴的选角失误,也是整部剧最大的BUG,直接奠定了《长歌行》的“先天不足”。

  再回到大环境,前有《陈情令》让肖战和王一博一举爆红,重写内娱市场顶流偶像的格局,后有《山河令》推出龚俊张哲瀚,分羹大美男流量。

  如今耽改剧频出,BG作品出圈本就不易,而《长歌行》本身又存在诸多问题,即使有了迪丽热巴和吴磊,也实难挽大厦于将倾。

  坐拥庞大粉丝的IP是一柄有指向的剑,大家都是希望看到原著重现才寻来的,并不期待你玩新花样。

  大IP所要做的,就是从选角开始在每一个节点都尽力去还原原著,这是该类型剧成为爆款的基本操作。

  《花千骨》在播时,赵丽颖黑料满天飞,特效也被批评不够好,但架不住男女主角人选实在太贴合原著人设。

  圆乎乎、可爱中带着清纯的赵丽颖简直就是书本里“抠”出来的花千骨,而“长留上仙白子画”也和当时的霍建华高度契合,作品大爆,成为划时代的仙侠作品。

  所以《长歌行》的败北至少告诉我们三件事:

  第一,最好的并不一定是最适合的,迪丽热巴无疑是漂亮美丽的,但并不是适合李长歌的最佳人选,吴磊无疑是帅气阳光的,也并不是秦准的合适人选;

  第二,对于一个想做演员的女明星而言,过度美艳的样貌,是优势,也是劣势;

  第三,对于大IP改编剧,顺原著人设者昌,逆原著人设者亡。这条金科玉律已不止一次被验证过。